智慧政企,開放生態

以新型工業化推進中國式現代化

工業化是現代化的動力和前提,中國特色工業化是推進中國式現代化的必由之路。這條路,既遵循世界經濟發展的一般規律,也為工業化充實新的發展內容、特色和路徑;既包含對西方工業化的理性反思,也包含建設中國特色工業文明的積極探索。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,是推動新型工業化的重要實踐,是事關發展大局、牽一發動全身的重大經濟問題。

黨的二十大報告作出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的重大部署,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召開二十屆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時強調“加快建設以實體經濟為支撐的現代化產業體系”。面對這一既具有短期緊迫性,也符合長期戰略需要的重大任務,理論上要認真學習、深刻領會,實踐中更要隨時總結經驗、避免誤區。我們在調研中發現,有的地方對如何推進這一復雜系統工程,不僅認識上存在誤解,而且具體工作中也不好把握。聚焦可能出現的“脫實向虛”“貪大求洋”“割裂對立”“簡單退出”“閉門造車”等問題,經濟日報調研組深入采訪部委、學者、智庫、企業等,形成專題深度調研報告,近5天來連續在一版頭條刊發,引起廣泛關注,取得良好反響。在這一過程中,我們也收獲了許多深刻感悟。

現代化產業是現代化國家的重要標志。世界上一些國家歷經科技革命和產業革命,成功培育本國的現代化產業而躍升發達國家;一些國家依靠資源優勢,曾短暫躋身高收入國家行列,但最終都因為沒有現代化產業而“掉隊”,甚至落入“中等收入陷阱”。中國共產黨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己任,長期致力于推進現代化國家建設,產業現代化始終是我國現代化建設的重要目標和任務。我們僅用幾十年時間就走完發達國家幾百年走過的工業化歷程,黨的二十大又部署繼續推進新型工業化的新任務。

新型工業化,有別于世界先行國家在后工業化階段的發展歷程,也不同于我國以往工業化階段的發展任務。專家提出,我國已經達到目前國際上通行的工業化標準,但是要達到完全工業化的標準,不僅要看工業產品產量、產值的絕對數,而且要看人均占有數、品種質量、技術含量、對資源的消耗和環境的污染、適齡人口的受教育程度、人均占有的衛生資源,等等。這些指標凸顯中國式現代化的鮮明特征,同時也意味著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、推動新型工業化,必須始終貫穿中國式現代化的大邏輯。

現階段,無論是發達國家,還是新興經濟體,都面臨著產業轉型升級的重大課題。對正處于工業大國向工業強國邁進關鍵時期的我國來說,國內外環境的深刻變化帶來挑戰,如全球產業格局調整、戰略性資源產品國際供給波動巨大、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等多重因素疊加,我國產業發展面臨高端回流與中低端分流的“雙向擠壓”,等等。同時,也蘊含諸多機遇。比如,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深入發展,全球產業鏈重組、供應鏈重塑、價值鏈重構不斷深化,給產業結構優化和布局調整帶來重大機遇;大國競爭日益激烈,客觀倒逼國內技術攻關,給相關產業發展帶來重大機遇。此外,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日益突出,也有助于爭取更加有利的新型工業化外部環境。

把握機遇、直面挑戰,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有著明確的指向。推動高質量發展,持續優化生產要素配置,形成優質多樣化的產業供給體系;推動工業轉型升級,堅守實體經濟命脈,以智能制造為主攻方向,推進信息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;推動攻堅克難“鍛長補短”,提升產業體系自主可控能力,著力保障產業安全;推進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發展,增強高端產品和服務供給能力;規劃產業集群加速形成,統籌協調各區域間的生產要素配置,加快形成全國統一大市場;推動開放合作形成更強創新力,積極主動參與國際供應鏈重構,在部分領域變被動調整為主動引導,深度融入全球產業布局……錨定主攻方向、精準發力,以更實舉措實現更好發展,才能為中國式現代化奠定更加雄厚的物質技術基礎。

推進新型工業化、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,是全局所系、大勢所趨、現實所需。筑牢實體經濟這一根基,強化新型工業化這一引擎,涵養內在勢能、強化外在驅動,我們必將不斷開創新型工業化高質量發展的新局面,為強國建設、民族復興提供更有力保障。



强行要了她第一次!好爽,大学生第一次破女处视频,口述我和小娻孑在车上做_首页